在伊斯坦布尔,他是我们的防守大闸。